蜘蛛说:“我上网,从不交网费。” 春蚕说:“我也不交,我上的是局域网。” 毛毛虫说:“我真倒霉,刚吐出丝,正准备拉网线,环卫工人就拿着杀虫药来找我的麻烦了。” 赵本山说:“听虫一席话,胜读十年书。原来乌龟产下带丝蛋,不是为了让人扯蛋。那些丝,是用来拉网线的啊!”